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一欣的博客

金融、证券、投资&法律的思辨平台

 
 
 

日志

 
 
关于我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副主任。(021—63140581),中国法学会/商法研究会/银行法研究会/财税法学研究会理事、上海市法学会金融法研究会副会长。复旦大学法学院毕业,法学硕士。92年律师执业。

网易考拉推荐

《首起操纵股价民事赔偿案被驳回及上诉》  

2012-05-09 07:58:42|  分类: 证券市场与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起操纵股价民事赔偿案被驳回及上诉》

 

2011年12月15日下午,上海新望闻达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和河北功成律师事务所薛洪增律师收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邮寄送达的民事判决书。涉及两律师联合代理的18名原告诉程文水、刘延泽二人操纵*ST钛白(002145)(原简称“中核钛白”)民事赔偿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由原告承担。

  2009年4月16日,中国证监会对程文水、刘延泽操纵*ST钛白案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国证监会认定:程文水和刘延泽二人实际控制北京嘉利九龙商城有限公司等公司,并通过上述公司设立的股票账户进行了*ST钛白的股票交易。河北夏成龙拉链有限公司将其营业执照出借给程文水和刘延泽办理证券账户,并由当事人指使的个人进行*ST钛白的股票交易活动,其行为构成《证券法》规定的“操纵证券市场”行为,并依法对程文水罚款300万元、对刘延泽罚款200万元。根据《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书所认定的事实和《证券法》的上述规定,2009年7月至2011年3月,宋一欣律师和薛洪增律师分别接受18名*ST钛白投资者委托,代理原告向北京二中院递交了民事起诉书及相关证据材料,对程文水、刘延泽二人操纵*ST钛白赔偿纠纷案提起了民事诉讼。2011年4月12日,北京二中院办理立案手续,并于8月30日对该案进行了开庭审理。

  北京二中院认为:本案为操纵证券交易市场赔偿纠纷。但对于操纵证券市场与损害结果之间因果关系的确定以及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数额的范围、损失的计算方法,现行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均无明文规定;虚假陈述与操纵证券市场是两种不同的违法行为,两者在违法主体、行为表现、持续时间、影响范围方面均不同,原告要求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认定操纵证券市场的民事赔偿责任和损失的计算数额,缺乏依据。同时北京二中院认为买卖股票系投资行为,投资本身即存在盈亏风险,股票的涨跌受该上市公司的财务、经营状况、所属行业景气程度以及大盘指数等因素影响,原告投资*ST钛白股票产生的损失,不能认定是由涉案操纵行为直接造成的,对于原告要求程文水、刘延泽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北京二中院最终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由原告承担。

  目前,该案是2005年10月《证券法》规定操纵证券市场行为民事赔偿责任后最早起诉到法院并由法院最早以操纵证券交易市场赔偿纠纷案由做出民事判决的案件。

  其实,《证券法》自2005年10月修订后即在第七十七条第二款明确规定了“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但最高人民法院至今未对操纵证券交易市场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审理做出司法解释。

收到判决书后,两位律师将把该案的判决结果如实向各位原告转达,并由各原告最终决定是否在十五天的上诉期内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或待一审判决生效后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最后,在规定的上诉期内,有7位股民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作为上诉人,股民们的理由如下。

 

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理由不成立,应当依法予以改判:

第一,现行法律法规、司法解释无明文规定不能作为一审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理由。

《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已经明文规定:“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在《证券法》修订后至今没有制定关于审理操纵证券市场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司法解释,但并不是说投资者就操纵证券市场行为造成的投资损失请求操纵行为人赔偿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在审理该类案件过程中遇到的法律问题,完全可以通过逐层向最高人民法院请示的途径取得指导意见或司法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解释工作规定》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基层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需要制定司法解释的,应当层报高级人民法院,由高级人民法院审查决定是否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制定司法解释的建议或者对法律应用问题进行请示。”

但本案一审法院明知《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中有关于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赔偿的规定,却以“对操纵证券市场与损害结果之间因果关系的确定,以及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数额的范围、损失的计算方法,现行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均无明文规定”为由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是完全错误的。

第二,被上诉人实施的操纵证券市场行为已经被中国证监会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所认定。

本案中,被上诉人程文水、刘延泽操纵中核钛白的行为已经被中国证监会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认定为“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所述的操纵证券市场违法行为”,并根据《证券法》规定分别对被上诉人程文水和刘延泽作出罚款的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的处理决定。

一审法院无视这些已经被证券市场监管机关作出的生效法律文书认定的事实,明知操纵市场违法行为存在且给投资者造成了经济损失,却不保护证券市场弱势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无疑是对操纵证券市场违法行为的放任和纵容。

第三,中核钛白股票在被上诉人程文水和刘延泽的操纵下股价跌幅远远大于同期股市大盘跌幅,应当认定超跌部分跟被上诉人的操纵行为存在因果关系。

中国证监会已经认定:被上诉人程文水和刘延泽二人操纵中核钛白股票的期间为2008年9月10日至12日三天。中核钛白自上市后虽然股价一路下跌,但总的来说是有涨有跌。而中核钛白股票在被上诉人的操纵下,股价却从被操纵前一交易日的收盘价7.52元,一直跌到操纵结束后第一交易日的开盘价6.46元,中核钛白股价在被操纵期间跌幅高达14.096%!而同期深证成指只从7022.18跌到6908.55,跌幅只有1.618%。在被上诉人的操纵下和操纵行为影响下,中核钛白股价连续四个交易日连续跌停,而同期中核钛白的财务、经营状况、所属行业景气程度和大盘指数等均没有显著变化,显然被上诉人程文水和刘延泽的操纵行为对中核钛白股价在被操纵期间的下跌和跌停起到了直接关联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人民法院应该认定中核钛白股价超跌部分与被上诉人的操纵行为存在因果关系。

一审法院不认定上诉人遭受的投资损失与被上诉人的操纵行为存在因果关系是错误的。

第四,中核钛白股价在被上诉人的操纵下,股票的价格和成交量没有正常反映上市公司的财务经营状况,致使上诉人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做出了投资决定,或丧失了交易机会,所造成的损失应当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在操纵中核钛白期间,中核钛白的股价和成交量完全处于被操纵状态中,没有体现出上市公司正常的财务经营状况,也没有体现出股票价格与公司行业景气程度或大盘走势的一致性。正是因为上诉人不明中核钛白股票价格被操纵真相,才投资购买了中核钛白股票,或在中核钛白股票价格被操纵连续跌停的情况下,丧失了及时卖出股票以止损的机会,从而导致上诉人遭受经济损失。该损失与被上诉人的操纵行为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应当由被上诉人赔偿。

第五,操纵证券交易市场责任纠纷案件与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均为证券市场侵权行为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同属于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证券欺诈责任纠纷”案由下的子案由,具有一定的共性。在审理操纵证券交易市场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司法解释尚未出台的情况下,适当借鉴或参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审理案件是可取的。

操纵证券市场和虚假陈述以及内幕交易是证券市场中三大证券欺诈案件,都是由证券欺诈行为引发的证券侵权案件。故最高人民法院在制定《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时将这三类案件同归为“证券欺诈责任纠纷”案由并用三个子案由分述之。可见三类案件存在一定的共性,特别是在案件管辖、诉讼前置条件、因果关系认定、系统风险排除、损失赔偿范围及损失计算方法等方面。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操纵证券交易市场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司法解释没有出台的情况下,适当借鉴或参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并非毫无道理。如果每类案件都需要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司法解释后基层法院才能审理,我国法律必将成为一纸空文,《证券法》中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的立法目的也必将无从实现。

 

  评论这张
 
阅读(13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